摩尔多瓦: 百万人口小国的“三化”与“三通”

按照约定的时间,一位气质儒雅的中年绅士在摩尔多瓦外交部一间朴素的办公室里接待了本报记者。落座后,当记者还在进行采访的前期准备时,这位被访对象便饶有兴致地询问起我的工作:《法制日报》关注的话题有哪些,报道题材是以分析性文章、综述还是采访实录为主,关于摩尔多瓦的报道篇幅大概有多少。而在采访结束后,他对记者又进行了“反采访”,有关乌克兰政局的核心问题、政权架构的稳定性,反对派当前的影响,乌外交中俄罗斯因素及西方大国因素作用等———他,就是摩尔多瓦外交部副部长安·波波夫,1994年毕业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立大学新闻专业和国际关系的“同行”。我们之间首尾相应的对白,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6月24日,摩尔多瓦代总统金普签署总统令,要求外国军队尽快无条件地从摩尔多瓦领土———德涅斯特河左岸撤出。我们的采访就从德涅斯特河左岸问题开始。

德涅斯特河左岸问题是前苏联空间“冻结”的冲突之一。波波夫说,苏联解体后,在高加索和摩尔多瓦地区出现了领土问题。这一问题与其他地区,包括巴尔干热点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既不是种族问题、宗教问题,也不是历史形成的族际冲突,而是由于这一地区的政治精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冲突所致。

德涅斯特河左岸当局不赞同其属摩尔多瓦的领土完整立场,并企图独立于摩尔多瓦。蒂拉斯波尔(摩尔多瓦城市,德涅斯特河左岸港口———编者注)扩大自己权力结构,人为造成了各种障碍。2004年,右岸的基希纳乌(摩尔多瓦首都)与左岸的蒂拉斯波尔直通火车被中断,原本约60公里的直线距离,火车现在需要绕道乌克兰经敖德萨行程数百公里。而且,现行的边境居民往来,每次都要征收0.5美元的关税。此外,左岸方面还禁止或干扰摩尔多瓦电视广播,并在2003年中断通信,只能通过卫星转接,这极大地增加了费用,使得从基希纳乌到蒂拉斯波尔的“城际”电话费用,甚至高出了从基希纳乌到纽约、北京的国际长途电话费。特别对从右岸进口的商品货物,左岸征税高达100%。在这种长期对峙状态下,蒂拉斯波尔的居民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

摩尔多瓦当局正在努力从两个层面解决德涅斯特河左岸问题,波波夫说,一个是基希纳乌和蒂拉斯波尔直接对话的双边水平,另一个是多边的国际机制水平,即调解德涅斯特河左岸问题的“5+2”国际机制———俄罗斯、乌克兰、欧安组织、摩尔多瓦和德涅斯特河左岸外加观察员身份的欧盟和美国。摩尔多瓦在“和平、互信、开放”的原则上,提出了一个政治、经济、人文广泛的和解计划和可实施的有益于民众的“三通”政策———即尽快恢复开通火车,恢复电信电视广播邮政业务,允许货物商品双边自由流通。基希纳乌的最终目标,是建立共同的、有活力的国家结构,并通过国家现代化、欧洲一体化和国家联合化的“三化”国家战略,最终推动德涅斯特河左岸的和平解决进程。

摩尔多瓦政府认为,欧洲一体化进程与和平解决德涅斯特河左岸问题不是对立和彼此分割的;和平解决德涅斯特河左岸问题既与俄罗斯的有效合作紧密相连,同时也与独联体框架内的多边合作密切相关。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和平解决德涅斯特河左岸进程中的重要因素,当然,美国、欧盟以及欧安组织方面的态度也同样重要。

欧盟16个邻国中,只有摩尔多瓦是讲欧盟成员国的语言的,这是独一无二的,从文化传统上讲,摩尔多瓦是欧洲的一部分。参入欧洲一体化是摩尔多瓦全社会的选择,发展的方向和模式也是摩尔多瓦实现现代化的一种重要手段。“摩尔多瓦是一个人口只有350万的小国,但却有全国三分之一(约50万)的劳动力在欧洲打工,他们每年可以带回20亿美元,这大约占到摩尔多瓦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这在世界上同样是少有的。他们获得的新技术、工作经验以及资金,对摩尔多瓦的现代化建设都十分重要。在这方面,他们的作用类似于中国华侨在改革开放初期时的作用”。波波夫说。

在谈到中国经验时,波波夫高兴地说,“我们十分重视中国的经验,重视摩中两国关系发展和水平的提升。中国是摩尔多瓦的外交努力重要方向之一,摩尔多瓦始终坚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的代表,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是中国的内政。我们反对一切分离和分裂势力的图谋,而两国所面临的这些类似问题和挑战,将进一步密切双边在国际领域的有效合作。”在采访的最后,波波夫向记者透露,摩尔多瓦总理弗拉迪米尔·菲拉特即将于9月11—15日访问中国,目前摩尔多瓦政府双边委员会正在制定此次的访问计划,相信这次重要访问一定将会给双边关系注入新的活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shfs.com/,摩尔多瓦队